当前位置:首页 > 冼飞章 > 正文

“新八级工”,畅通技工成长通道

摘要: 近年来,江西省赣州市加强青年技术人才技...
“新八级工”,畅通技工成长通道

  近年来,江西省赣州市加强青年技术人才技能培训,促进适龄青年实现技能成才。图为赣州市赣县区的一家智能装备制造企业内,几名青年技工在加紧调试出口的工业机器人订单产品。   朱海鹏摄(人民视觉)

“新八级工”,畅通技工成长通道

  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桑村镇总工会联合山东钢锢诚焊材股份有限公司日前举办职工技能大赛,推动员工提高劳动技能和综合素质。图为参赛选手在进行校直器快速校直项目比赛。   李宗宪摄(人民视觉)

  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制定出台《关于健全完善新时代技能人才职业技能等级制度的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将此前的“五级”技能等级延伸和发展为“八级”技能等级,形成由学徒工、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特级技师、首席技师构成的“新八级工”职业技能等级序列,进一步畅通技能人才成长通道。

  “新八级工”将对中国技能人才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记者进行了采访。

  

  从“老八级工”到“新八级工”

  “新八级工”是什么?想了解这个概念,要从“老八级工”制度讲起。

  新中国成立初期设立的“八级工”制度,按照国家工资制度改革要求,从一级到八级将技能等级和工资水平相对应,曾在激发工人积极性、确保按劳分配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那时,“八级工”是顶级工匠代名词,备受尊敬。

  改革开放后,企业职工工资更多地通过绩效来体现,与技能等级关联度不再紧密。同时,国家对工人进行大规模技能培训,考虑到当时八级工的区分度并不明显,因此压缩为初、中、高三个等级。

  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产业水平提升,国家又在三级基础上增加技师和高级技师,变成了现行的技术工人五级标准。

  如今,即将实施的“新八级工”制度完善了现行五级技能等级认定,在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和高级技师五级职业技能等级之下补设“学徒工”,之上增设“特级技师”和“首席技师”,并建立与等级序列相匹配的岗位绩效工资制。

  新老“八级工”有什么不同?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能力建设司副司长刘新昌介绍,以前的“八级工”是一种薪资等级制度,技能水平与工资待遇相一致,严格按技术等级标准进行考工定级,但在后续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企业制定的技术等级与工资等级不对应的问题。而此次发布的“新八级工”制度则能更好地促进职业技能等级认定结果与培养使用待遇相结合。

  “在聘的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在学习进修、岗位聘任、职务职级晋升、评优评奖、科研项目申报等方面,都将比照相应层级专业技术人员享受同等待遇,聘用到特级技师岗位的人员,比照正高级职称人员,享受同等待遇。而首席技师薪酬待遇,可参照本单位高级管理人员标准或根据实际确定,但不得低于特级技师薪酬待遇。”刘新昌说。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童天表示,增设特级技师、首席技师,是顺应产业技术变革和技能人才队伍转型升级的现实需求而及时作出的制度调整;补设学徒工,则是旨在消除劳动者职业通道中的“空档”“断档”,是对现行制度的重要调整和必要补充。“无论是增设‘首席技师’、‘特级技师’,还是补设‘学徒工’,都是进一步提升企业人才选用效率、完善技能劳动者职业发展通道,以及推动职业教育与生产实践‘无缝衔接’的有效手段,能够让技能人才评价制度在企业人才开发和劳动者职业生涯发展过程中更加充分地发挥导向性功能。”童天说。

  实现“技高者多得”

  “从国家层面对技能等级的拓展和调整,往往与经济社会的发展紧密相连。”中国劳动学会特约研究员苏海南对记者表示。中国技能劳动者已超过2亿,其中高技能人才超过6000万。但从中国就业和经济发展需求来看,现有技能人才的总量仍然缺乏。这背后,存在着“重学历、轻技能”观念尚未改变、技能人才培养政策没有全面落地等问题。“此外,技能人才职业发展在纵向晋升上存在‘天花板’,职业技能水平与使用待遇不能有效结合,使得技能水平在工资薪酬分配中得不到很好体现。这些都不适应当前高质量发展对技能人才的需要。”苏海南说。

  “《意见》通过创新改革职业技能等级制度,体现了几个亮点。”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职业能力建设司司长刘康说。

  ――完善职业技能等级制度内涵。建立与国家职业资格制度相衔接、与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相适应,并与使用相结合、与待遇相匹配的新时代技能人才职业技能等级制度。“这表明新时代技能人才职业技能等级制度不仅是技能人才评价制度,更是兼顾培训、使用、待遇等在内的技能人才制度。”刘康说。

  ――建立与职业技能等级(岗位)序列相匹配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强化工资收入分配的技能价值激励导向。《意见》明确,引导用人单位建立基于岗位价值、能力素质、业绩贡献的工资分配制度,将职业技能等级作为技能人才工资分配的重要参考,突出技能人才实际贡献,通过在工资结构中设置体现技术技能价值的工资单元,或根据职业技能等级设置单独的技能津贴等方式,合理确定技能人才工资水平,实现多劳者多得、技高者多得。

  “新八级工”制度的出台,让技术工人兴奋不已。

  “期待能够更新一下我技能证书上的等级!”中国建筑旗下中建五局总承包公司项目质量总监邹彬告诉记者,“新八级工”制度让他所在的砌筑行业技能认定有了新台阶。“如果能获评特级技师甚至是首席技师,对我们砌筑行业技能工人来说将是极大利好。”邹彬认为,这不仅有助于引导广大劳动者更加重视自身技能水平的提升,进一步增强参与职业教育和技能培训的意愿,对职业院校学生和像他这样的广大技能人才而言,也是更明确的发展通道,激励他们进一步发扬工匠精神。

  “技术工人更有奔头了”

  “新八级工”制度如何落地?

  刘新昌介绍,人社部将指导各地各行业企业稳妥有序地推动政策落实落地,尤其在特级技师和首席技师的瓶颈中,要严格标准、条件和程序,不搞高级技师普遍晋升。对于特级技师评聘工作也要在工程技术领域先行试点的基础上,逐步扩大范围,首席技师则原则上从特级技师中产生,在特级技师评聘的基础上,先行试点,逐步推开。

  畅通技能工人发展新通道,不少地方已提前行动。在河南省,早在去年就已开展技能人才特级技师评价试点,截至目前已评价出特级技师100多人,在各自岗位上发挥着技术能手“领头羊”的作用。在江苏省,经试点企业遴选推荐、现场评审、社会公示,首批29位特级技师已于近日正式出炉,这些特级技师全部来自生产、科研和技术攻关一线。

  周士皆就是江苏首批特级技师中的一员。他在连云港港口股份有限公司东方港务分公司马腰作业区门机队任电气检验员。“本来以为高级技师是我们工人技能等级的‘天花板’,现在有了更高通道,很多工人特别是像我这种工作了几十年的技术工人更有奔头了。”周世皆难掩激动。

  “新八级工” 进一步畅通了技术工人成长通道,一线劳动者拍手叫好。横向看,“新八级工”与其他劳动序列如何衔接?

  “‘新八级工’制度的高点如何与其他职业人员发展通道高点的合理平衡,的确是需要明确的问题。”苏海南表示,技能类资历序列与技术类、教育类资历序列之间目前还缺乏横向衔接、难以互认,这限制了技能劳动者终身职业技能提升和学历提升,阻碍人力资源的合理流动、高效配置。“另外,在实施落地的过程中,还应加大技能培训力度,做好后续人才培养供给。除了工资保障外,还应探索建立落户、购(租)住房等优惠政策机制,让技能人才看到实实在在的利好。”苏海南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