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冼飞章 > 正文

雪松国际被罚440万,信托业合规发展任重道远

摘要: 来源:《法人》杂志 ◎ 文 《法人》杂志全媒体记者 李韵石 7月22日,中国银保监会网站发布信息显示,雪松国际信托股...

  来源:《法人》杂志

  ◎ 文 《法人》杂志全媒体记者 李韵石

  7月22日,中国银保监会网站发布信息显示,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雪松信托”)因存在违规问题,中国银保监会江西监管局依法对其处以440万元罚款。消息一出,信托公司违规经营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雪松信托及多名高管受罚

  雪松信托前身是江西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1981年6月在江西省南昌市注册成立。2003年,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江西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江西省发展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和赣州地区信托投资公司,以新设合并方式组建为新的江西国际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公司更名为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4月,经中国银保监会批准,雪松控股集团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同年6月,正式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截至2021年底,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30.05亿元。

  中国银保监会江西监管局2022年第30号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赣银保监罚决字〔2022〕30号)显示,雪松信托因违规投资设立非金融子公司并开展关联交易;未有效履行管理职责;违规发放自有资金贷款且关联交易未报告;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及接受地方政府担保等问题,中国银保监会江西监管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对其罚款440万元。

  同时,雪松信托原董事长裘强、雪松信托原副总经理易勤华、雪松信托原副总经理周跃明等七名内部人员对公司前述违规行为负直接责任。中国银保监会江西监管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条,对裘强处以警告和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对易勤华处以警告并处15万元罚款;对周跃明警告,处5万元罚款。其余四人也均受到相应处罚。

  信托行业遭受严监管

  公开数据显示,自2018年“一行两会一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称“资管新规”)后,信托资产管理规模从2017年26.25万亿元规模的峰值,降到2020年的20.49万亿元。规模3年连续下降。不过,2021年已公开年报的61家信托公司平均信托资产规模余额为3200余亿元,同比增长1.17%,首次实现止跌回升。

  7月25日,《法人》记者采访了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柏高原,“资管新规发布后,信托行业原有业务受到剧烈冲击,房地产信托和通道业务的规模压降,以及打破刚兑(信托产品到期后,信托公司必须分配给投资者本金以及收益,当信托计划出现不能如期兑付或兑付困难时,信托公司通过发行新产品兜底处理)、禁设资金池的要求,使得各信托公司都经历了变革阵痛和业务调整,甚至不少信托公司发生了多个产品暴雷。此外,在资管新规过渡期有不少信托公司因展业不合规而受到监管部门罚单。”

  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律师袁权向记者介绍,信托业违规问题主要包括投资范围违规(如投向“四证不全”房地产项目)、增信措施违规(如违反规定接受地方政府担保)、资金来源及交易结构违规(如违规开展通道类融资业务、将本公司管理的不同信托计划投资于同一项目、违规开展非标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销售环节违规(违规引入非金融机构推介某信托计划、推介信托计划时存在对公司过去经营业绩作夸大介绍)、违规刚性兑付、信息披露不合规以及尽职调查不充分等。

  “上述问题中有不少是资管新规明令禁止的行为。”袁权告诉记者,这些问题说明,一方面原有业务模式对部分信托公司仍具有吸引力,另一方面说明资管新规对信托行业冲击很大,在业务规模难以增长,新业务又未有成果的情况下,仍有部分信托公司“顶风作案”。

  亟待完善合规风险管理体系

  近几年,部分信托公司多个产品集中暴雷,违约兑付规模大,涉及投资机构及投资者人数众多,随之而来的是涉案公司陆续收到监管处罚。袁权告诉记者,近三年,仍有不少信托公司踩资管新规的红线,一些明显不合规的产品还在市场中出现,就是因为这些公司的合规管控还存在漏洞。

  7月25日,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记者,在当前整体经济环境不确定的背景下,信托公司十年“黄金发展期”的结束似乎反映出信托行业发展遇到瓶颈,但其本质是因为实体经济近年因多种因素受到阻碍,供应链环节的灵活性不如2018年之前,即标的物建设生产的原材料供应、质押的比例情况、后期的销售回款情况均不如以往,信托产品的设计也受到影响。

  就资管新规的影响,宋清辉表示,短期方面,资管新规推出后,表面看是限制了信托行业的发展,实际是提前避免该行业掉入深坑之中。新规出台后,中国信托行业风险项目以更为严格的标准向对应产品做出风控管理,以更为合规的管理方式,显示出信托公司在政策要求下的高度重视和严格管控。

  长期来看,规范后的信托行业能够告别野蛮成长,以服务实体经济为首要目标,充分发挥优化实体经济融资配置的重要作用,以信托促进实体产业、实体产业反哺信托产业的良性循环。

  对于行业的合规发展,袁权表示,资管新规发布后,各监管部门陆续发布了相应的规定和实施细则。银保监会也发布了《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从资金信托业务管理原则、信托公司的受托职责和经营规则、信托公司内部管理要求等方面,对资金信托业务的核心要点予以规范和界定。随着监管部门不断完善合规监管制度,信托公司在加快业务转型的同时,也要紧跟监管步伐,建立更加完善的合规风险管理体系。信托公司一要明确职责,建立一套长效的规章制度建设机制;二要加强合规队伍建设,有条件的情况下在业务部门设置合规人员及专职合规岗位;三是强化合规监督与考核,增强合规执行力;四是树立合规理念,持续推动公司的合规文化建设。

发表评论